历史学硕士研究生论文开题报告

日期:2017-01-13 来源:大学生范文网

  撰写毕业论文是在校大学生最后一次知识的全面检验,是对学生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和基本技能掌握与提高程度的一次总测试,同时培养学生理论联系实际。今天小编为大家准备的一篇历史学硕士研究生论文开题报告,有需要的可以参考。

        一、选题意义

  “你方唱罢我登台”,许多民族在历史上上上下下、下下上上,演绎着自己的兴衰史、发展史:有的存留至今;有的只能出现在书页上,人们的记忆里;有的什么也没有留下,可能只有“历史老人”他知晓。

  阿拉伯民族、蒙古民族这两大民族都曾在历史上叱咤风云,都曾建立起世界帝国。下面我就谈谈两大民族在历史上的概况及今天的情况。

  首先讲讲阿拉伯民族的情况。为了结束纷争的战乱、解除外族的压迫、结束社会的不平等、消除人民的苦难,穆罕默德以复兴伊斯兰教为旗帜,结束了分裂局面,统一了阿拉伯半岛。阿拉伯半岛虽然统一了,但分裂的危险无处不在:阿拉伯居民并非全体真心实意地信服伊斯兰教,拜物教的观念还未彻底根除,部落观念还很浓厚;阿拉伯半岛“东西双雄”并不希望出现一个强大的阿拉伯人的国家,无时无刻不希望将其扼杀。为了转移阿拉伯人的部落观念,加强对伊斯兰教、对真主的信仰,击败“东西双雄”——西边的拜占廷东罗马帝国、西边的波斯萨珊帝国,从穆罕默德开始,对外扩张之剑便已经高高举起。阿拉伯人征战异常顺利,东边的波斯萨珊帝国迅速土崩瓦解,其首都泰西封被一举攻下,西边的拜占廷东罗马帝国退到托罗斯山脉后面,其北非的“粮仓”埃及落入阿拉伯人的囊中。至732年图尔战役败于查理?马特时,阿拉伯帝国的疆域东濒中国唐朝,西至大西洋东岸,地跨亚洲、非洲、欧洲。创业难,守业更难。虽然历经土耳其人500年的黑暗统治、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阿拉伯人的影响依然显赫,现今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遍及全世界,加入伊斯兰会议组织成员国的国家有50个,奉伊斯兰教为国教的国家为16个,加入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国家达到22个之多,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地域就囊括了整个阿拉伯半岛、整个北非地区(沙特阿拉伯、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巴勒斯坦、也门、阿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约旦、科威特、巴林、卡塔尔;埃及、苏丹、利比亚、阿尔及利亚、突尼斯、摩洛哥、毛里塔尼亚、吉布提、索马里;科摩罗)。

  下面我们再了解一下蒙古民族的情况。1206年,鄂嫩河的源头铁木真被众部落推为大汗——成吉思汗,标志着蒙古各部合而为一了。之后,成吉思汗及诸子孙东征西讨,从东亚到东欧这一广阔土地上的众多王朝都败亡于蒙古人之手,连西欧人也异常惊恐,称蒙古人为“上帝之鞭”。13世纪前半期,蒙古人的两次西征,使欧洲人深为震惊。第二次西征的蒙古主力,由于窝阔台的去世而遽然东返,但是西欧仍在胆战心惊地等待蒙古狂飙的袭临?;靼芨鞴?,黄金家族裂土分封,建立了大元朝、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后来窝阔台汗国一部分并入大元朝,一部分并入察合台汗国)。1258年,旭烈兀破巴格达,灭亡了阿巴斯王朝,建立了伊利汗国。四大汗国的疆域大约包括今天的中国、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乌克兰、南俄罗斯、叙利亚的一部分、土耳其的一部分、东欧的部分土地。当时的斡罗斯诸多部落均臣服于钦察汗国。当时西欧最高统治者教皇多次派出使者向蒙古汗国示好,教皇的使者鲁布鲁乞(Guillaume de Rabruguis)、柏朗?嘉宾(Jean de Plau Carpin)就将其在汗国的见闻、活动、思考、对策写就《鲁布鲁乞东行记》和《柏朗?嘉宾蒙古行记》??梢运?,蒙古人的声威在当时异常显赫,遐迩闻名??墒?,其兴勃焉,其亡也忽焉。蒙古统治大厦轰的一声迅速接连倒塌,1310年窝阔台汗国灭亡,1368年元朝灭亡,1370年察合台汗国灭亡,1388伊利汗国灭亡,1480年钦察汗国灭亡。只有钦察汗国坚持得最久,其实在十四世纪后期,蒙古贵族对外不断进行掠夺战争,内部又互相争斗,使汗国走向衰落和瓦解。十五世纪二十年代初,钦察汗国只剩下有限疆土,被称为大帐汗国,钦察汗国已经实力大减,名存实亡了。昔日的蒙古民族溶入其他民族之中,今天只剩下蒙古人民共和国及内蒙古等地域的蒙古民族了。

  从上面的情况我们不免产生这样的疑问:阿拉伯民族、蒙古民族在历史上同为征服民族,都曾经光芒四射,赫赫生威,为什么蒙古民族的统治迅速瓦解了,其民族被迅速同化;而阿拉伯民族却能在各地发芽、生根、壮大,同化了被征服的居民呢?本文就是想探讨这一现象的原因。

  为了不使时间跨度过大,我打算只考察7世纪初到10世纪的阿拉伯民族,13世纪到14世纪中晚期的蒙古民族。因为10世纪初,阿巴斯王朝的哈里发(最高统治者)已成为掌握实权的突厥权贵的傀儡,存废取决于权贵的喜与恶,哈里发的权力完全被架空,仅仅剩下名义上的最高领袖的荣誉称号。到14世纪中晚期,各蒙古汗国或土崩瓦解,或实力大减、今难如昔了。

  由于资料来源程度的差异,蒙古四大汗国的资料我只能以元朝为主,当然我也会尽力查找其他汗国的资料,如有不尽人意处敬请谅解。

  上面我们了解了阿拉伯民族、蒙古民族的过去与现在的简要概况。关于选题意义,我将其分为现实和学术两方面来谈。(1)现实方面,两大民族处于世界征服民族的位置时,都有使自己民族发展、壮大的有利条件,为什么阿拉伯民族做到了,而蒙古民族却没有,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2)学术方面,目前学术界对这两大征服民族的比较,关注较少。通过这篇论文,我希望有更多的老师、专家关注他们、研究他们。

  二、研究现状

  专门对阿拉伯、蒙古民族进行比较,学术界还关注颇少(1),未发现这方面的专著。中外学者要么在蒙古西征过程中、钦察汗国和伊利汗国建立后才谈及他们与阿拉伯的关系,但未比较两大民族的异同,要么单独阐述阿拉伯历史或蒙古历史。

  由于精通阿拉伯语的学者不是很多,国内对阿拉伯历史的研究还属于起步阶段,其著作的特点是从古到今地介绍阿拉伯民族的历史,而且著作的数量也十分“金贵”。权威专家及著作主要有2003年逝世的郭应德先生的《阿拉伯史纲》,较系统地阐述了阿拉伯地区自穆罕默德传教起到“二战”结束,即自610年到1945年间共1300年的历史。本文要借鉴的主要是穆罕默德自传教以来到阿巴斯王朝开始腐朽没落这一时期的历史,涉及到军事、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方面。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纳忠的《阿拉伯通史》,阐述了阿拉伯民族从氏族社会时代的游牧部落发展到封建社会时代的民族、国家,再发展成为今日二十余个国家和地区的主要历程?!豆爬季肥橇私庋芯堪⒗褡宓闹匾柿现?,其中以马坚的译作最为上乘。大约是基于对异质文化的兴趣,国内学者对阿拉伯文化、哲学的研究较多:主要有学生的导师李荣建先生的新著《阿拉伯文化与西欧文艺复兴》,上海外国语大学的陈中耀先生的《阿拉伯哲学》,山东大学蔡德贵先生的《当代伊斯兰——阿拉伯哲学研究》,等等。

  国外学者对阿拉伯研究的人物及著作主要有:德国学者卡尔?卡罗克尔曼的《伊斯兰教的各民族与国家史》,本书内容丰富,将近50万言,从伊斯兰教兴起开始,一直叙述到“一战”后伊斯兰国家的情况。作者对伊斯兰教各教派间的矛盾介绍比较详细,历数了阿拉伯历史上众多的战役及简单经过以及各项经济、政治与文化措施。美国学者西?内?费希尔的《中东史》,该书将中东的历史做了简要的叙述,时间跨度自伊斯兰教产生以前到“二战”结束左右,比较适合对中东历史有兴趣的一般读者阅读。与之相类似的作品有美籍黎巴嫩裔学者希提的《阿拉伯简史》、《阿拉伯通史》。英国学者伯纳?路易的《历史上的阿拉伯人》,该书是一本“短小精干而又综览全局的论述”。阿拉伯文译者序中说,这本书“对阿拉伯历史进行了科学而扼要的探讨,能把握住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用严格的科学方法进行批判分析和解释,而不理睬那些历史的枝节问题。此外,著作还有(巴基斯坦)赛义德?菲亚兹?马茂德的《伊斯兰教简史》,法国昂里?马赛的《伊斯兰简史》,埃及萨阿德?扎格卢勒的《阿拉伯马格里布》等等。

  关于专门论述阿拉伯人征服历史的论著,如瓦格底的《圣战史》、《叙利亚的出征》、《埃及的征服》、《波斯的征服》、《非洲的征服》,白拉左里(有人译之为“白塔尼”)的《诸国征服记》都没有中文或英文译本。十分遗憾,学生不能看到阿拉伯人征服的原貌,只能从众多的通史著作中作零星拾掇。

  论文研究方面,主要有《面对阿拉伯人的征服,拜占廷最初采取的反应》(2)、《倭马亚王朝时期阿拉伯—拜占廷的关系》(5),魏良弢的《阿拉伯进入中亚与中亚伊斯兰化开始》(7),王达苗的《论中古时期伊斯兰势力的崛起》(8)、王三义的《阿拉伯文明与拜占廷文明的碰撞与融合》(9)、陈万里的《阿拉伯民族意识的形成和觉醒》(10)、哈全安的《伊斯兰圣战思想探源》(11),等等。

  目前学术界对蒙古历史关注颇多。与蒙古统治者同时代,并为蒙古统治者服务的伊朗的志费尼的《世界征服者》,一版再版,既有英文版的,也有中文版的,足见其重要性。法国学者格内格鲁塞的《草原帝国》是一部详细阐释游牧民族特别是蒙古帝国历史的宏著。瑞典学者多桑的《多桑蒙古史》也十分值得参考。另外,还有英国道森的《出使蒙古记》,等等。

  中国学者对蒙古历史尤其是对元朝的历史研究就更多了。主要有:明朝宋濂编纂的《元史》,浩瀚210卷,是研究元朝历史不可不查的资料。明朝陶邦瞻编写的《元史记事本末》,共27章,以事件为纽带阐释了元朝历史,也是一部值得参考的资料。今人周良霄先生、顾菊英女士合编的《元史》是一部全方位考察元朝历史的必查资料,从蒙古的起源一直写到元朝的灭亡。杨志玖先生的《元史三论》,论及元朝的经济政策问题。富育光先生的《萨满教与神话》,较系统地阐述了四大汗国建立前所信奉的原始宗教萨满教的情况。另外,还有,黄时鉴、邱树森各编的《元朝史话》,史卫民的《都市中游牧民》,蓝琪的《称雄中亚的游牧民族》等等资料也值得参考。

  论文方面,主要有:斯赫尔曼的《13世纪蒙古汗国的朝贡规则》(12),徐黎丽的《蒙古帝国和元朝与金帐汗国的关系》(13)、《试论13—14世纪蒙古贵族的伊斯兰教化及其原因》(14),毕奥南的《蒙古汗国与元朝关系的考察》(15),陈国光的《蒙古统治者在西域实施的宗教政策》(16),贾晞儒的《蒙古文字与蒙古族历史》(17),齐学民的《萨满教对蒙古帝国社会政治的影响》(19)。

  三、创新点

  本篇论文,学生认为有如下创新。

  1. 1、角度新。针对学术界或仅对两个民族的历史单独研究,或仅仅只考察某两个人物在某个领域的差异(如前面所提及的汉扎罗夫的《穆罕默德和成吉思汗的比较:在世界帝国建设中的宗教因素》),我想就这两个曾经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征服民族,为何有如此迥异的命运这一现象,做个初步的探讨,希望学术界多关注这两大民族,多思考这两大民族的异和同。

  2. 2、思路新。综观研究阿拉伯历史的著作,我发现它们有有个共同的特点:以时间为主轴,从古到今地介绍、阐述阿拉伯的历史,如《阿拉伯通史》、《阿拉伯简史》、《阿拉伯史纲》、《伊斯兰教简史》、《伊斯兰教各民族与国家史》等等,而至今还未发现就阿拉伯历史的某个问题深入分析其始末的著作,没有一部构建阿拉伯历史的理论性著作,对此深感惋惜。故希望学术界能跳出仅仅以时间为主轴重复介绍阿拉伯历史的书籍,多些其他思路。本文试图从两大征服民族的截然不同的命运这一现象入手,初步探讨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

  四、文章初步框架及主要内容

  (一)前言

  主要解释说明题目——两大征服民族的不同归途——的含义。

  (二)、征服政策的差异

  阿拉伯向敌方提供三个方案:①皈依伊斯兰教,享受穆斯林待遇;②立约投降,交纳贡税,受到?;?③迎接真主之剑,杀无赦。此种方式,有利于瓦解敌方斗志,并信仰伊斯兰教。当阿拉伯人征服某地后,大批移民涌入,和当地人互相杂居通婚,有利于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和差异,扩大阿拉伯民族的规模。阿巴斯王朝的哈里发大多均是混血儿。

  蒙古统治者向敌方提供两难选择:或投降或死亡,财产照劫。即使敌方稍作抵抗,屠城杀绝,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连婴儿、孕妇也在劫难逃。蒙古军队占领某地后,不是移民当地,而是抢劫财产后再全体退却。统治者基本上不和被征服民族通婚,不符合今天的优生优育的标准。蒙古皇室、贵族成员中,长寿者几乎是凤毛麟角,体弱多病者不胜其数,夭折者大有人在?;实鄢霰亓抑漳?0岁外,元朝皇帝无一人超过成吉思汗66岁,顺帝妥欢贴睦尔51岁,成宗铁穆耳42岁,其余的则未超过40岁。贵族集团的寿命也一样。以木华黎家族为例。木华黎终年54岁,儿子孛鲁终年32岁,孙子塔思28岁,其后人超过40岁的,只有脱脱、安童等数人,且未达到50岁。之所以如此,部族间的固定婚姻是致命杀手。

  (三)、内部斗争程度的差异

  相对于蒙古民族来说,阿拉伯民族之间的内部斗争相对较少,规模也并不大,主要有骆驼之战(656年)、绥份之战(657年)、哈瓦利吉派与阿里派、穆阿威叶后裔无嗣后麦尔旺家族上台的争斗、阿拔斯反倭马亚王朝的争斗、艾敏与马蒙之间的争斗。

  蒙古内部的争斗十分激烈,与其统治共始终:忽必烈与其弟阿里不哥的汗位之争、忽必烈与昔里吉的汗位之争、元朝第二代皇帝铁穆耳死后仅仅26年竟换皇帝8个、钦察汗国与伊利汗国火拼至伊利汗国灭亡、察合台汗国与窝阔台汗国的战争、察合台汗国与元朝的战争、各汗国内部蒙古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斗争等等。这些争斗、战争消耗了各汗国的实力,国内难以有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四)、经济政策的差异

  阿拉伯民族征服某地后比较重视该地的稳定与经济建设。征服某一地区后,阿拉伯人保留原来的行政机构,留用原政权的官员,将逃亡贵族、皇室的土地,分给隶农耕种,人民仍然各操其业,只要他们交纳贡税。阿拉伯帝国时期,统治者十分重视经济建设,根治沙河、改良土地、发展农业、轻赋薄税、政策优惠、统一货币、鼓励商业。

  蒙古统治者的经济政策不利于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元朝为例。虽然统治者重视兴修水利、开垦荒地、改良工具与耕作方法、重视商业。但田租、税收高得惊人,难以调动人民的积极性。元朝统治者有大量的官田,有的直接租给农民,有的由富豪承租再转租给农民。当时流传着一句话“言及公田,谁不怨恨!言及公田,谁肯耕种!”根据当时的人说,公田的租金比私田高20倍。为了满足一己之需要,统治者无什不税、滥发纸币、搜刮钱财、合法化“斡脱钱”(高利贷的一种,又名“驴打滚”或“羊羔儿息”)。

  (五)、文化政策的差异

  阿拉伯比较重视文化建设。穆罕默德就说过,“知识是穆民的骆驼,必须找回来”,“你们求学,哪怕是在中国”。哈里发也重视文化建设,艾布?伯克尔编订《古兰经》,奥斯曼编订《古兰经》奥斯曼定本,并禁止将其翻译成他族文字,这样既传播了伊斯兰教,又能传播阿拉伯语。文化翻译运动自倭马亚王朝便已经萌芽,至阿巴斯王朝的拉希德、马蒙时期达到鼎峰。大量的他国书籍被翻译成阿拉伯文,促进了阿拉伯文化的繁荣,使得阿拉伯文化在当时独步一时。上行下效,地方统治者也大力网罗学者、文人,发展文化教育。阿拉伯逐渐形成了三大文化中心:巴格达、开罗、科尔多瓦,很多西方求学者都不辞千里前来求学。

  相对来说,蒙古统治者对文化建设的重视不够。成吉思汗认为“人生最快乐的是,杀人性命、夺尽其财产、使其根绝、令其亲友痛哭,淫其妻女?!泵晒磐持渭庞腥朔⒈碚庋母呗郏骸昂喝宋薏褂诠?,可悉空其人以为牧地?!痹持握呷衔娜顺び诳仗?,理学于治理国家无补,遂禁止科举考试多年。1317年,开科举取士后,统治者又颁布政策,分两榜取士,对汉人、南人的要求近乎苛刻,并规定南人不得登前三名,致使汉儒由科举而官如同登天,儒生在时人眼中的地位竟低于娼妓,只高于乞丐,在当时人们排列的“十等人”中位列第九。

  (六)宗教政策的差异

  阿拉伯民族重视建设本民族的宗教——伊斯兰教,并确立真主“安拉”至高无上的地位,宣称穆罕默德是真主安拉的封印使者,各哈里发为穆罕默德的继承人,有利于从思想上统一阿拉伯民族,从而有利于维护巩固政权。即使哈里发大权旁落、王朝衰落,哈里发的宗教权威仍是独一无二的。阿巴斯王朝衰落后,控制的范围仅限于巴格达周围地区,但各“独立”王朝的最高统治者都没有自称哈里发,或称“苏丹”,或称“艾米尔”等等,都承认哈里发为唯一的最高宗教首领。在阿拉伯,伊斯兰教几乎完全溶入了当时人们的方方面面?!豆爬季肥前⒗说纳钭荚?,它涉及道德、教育、商业、农业、信仰等等方面,几乎涉及人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为了推广伊斯兰教,阿拉伯统治者实行“待遇差别”政策,非穆斯林可以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但需要交纳一定的丁税;而穆斯林却可以免之,而且享受国内的优惠待遇。为了减轻经济负担,大批异教徒纷纷改而信仰伊斯兰教,大大扩充了穆斯林的队伍。

  而蒙古统治者却忽视了本民族的宗教建设,并且也未将宗教权威合而为一。蒙古统治者最初信奉的是萨满教。通过萨满(类似于巫师),人能联系上天之神、祈求神灵保佑。因此,萨满在其信仰区地区十分显赫。从维护统治的角度来说,萨满教既有积极作用,又有破坏作用。萨满可以使蒙古统治者地位巩固,宣称其为“真命天子”,世人均须服从于他。萨满也可以使蒙古统治者的政权崩溃。成吉思汗时期,萨满阔阔出为打击成吉思汗的弟弟合撒儿,宣称合撒儿也是上天派来的真命天子,唆使成吉思汗斩草除根,杀了合撒儿。由于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仑的极力劝阻,兄弟仇杀才没有酿成。最后,成吉思汗以摔跤为名将阔阔出除去,才最终避免了一场权力角逐、统治阶级分裂的危险。后来,蒙古统治者改信其他宗教,元朝信仰佛教,察合台汗国信仰基督教,伊利汗国、钦察汗国信仰伊斯兰教。在信仰上蒙古统治者出现了分裂,并且由于宗教矛盾彼此战斗多年。钦察汗国借口旭烈兀杀害哈里发、处死80万穆斯林,遂和埃及马木鲁克王朝结盟,夹攻伊利汗国,直至伊利汗国灭亡。在改信的宗教上,统治者又“太过投入”。以元朝为例。元朝大兴佛寺、大赐田地与财产、奉佛为师,僧人为非作歹、欺官压民,甚至侮辱王室,元朝统治者竟不追究。完全可以说,过分崇佛注定元朝必亡。

  (七)、民族政策的差异

  阿拉伯人以宗教信仰为纽带,来区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宣扬穆斯林人人平等、人人皆兄弟,允许异教徒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且实行宗教宽容政策,大力提拔有才能的异教徒,扩大巩固统治阶级的根基。

  蒙古统治者为保持其尊贵血统,维护其特权地位, 民族内部通婚,将全国人口划分为若干个等级,实行民族歧视政策,不利于民族的壮大、统治基础的巩固。

  (八)、总结

  指出除了上述原因的差异外,也指出外部因素的影响,以及蒙古民族作出了哪些改进等等。

  在分析总结两大征服民族的政策的差异后,指出阿拉伯民族也有不足之处,蒙古民族也有可以学习的方面。

  参考文献

  一、英文

  1、 Allsen, T. Thomas,Culture and Conquest in Mongol Eurasia, 2001, New Jersey & Ewing: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Anatoly,M. Khazanov, Muhammad and Jenghiz Khan Compared: the Religious Factors in World Empire Building,Comparative Studies in Society and History,Jul.,1993;Vol.35;No.3.

  3、 Beeston,L. A. L. & Johnstone M.T. & Serjieant, B.R.& Smith R. G.,Arabic Literature to the End of the Umayyad Period, 1983, Cambridge & London&New York&New Rochelle & Melbourne & Sydney: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 Cleveland, L. William,A History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2004, Boulder, Colo. : Westview Press.

  5、 Courbey, Youssef & Fargues, Phillippe,Christians and Jews Under Islam, 1997, Londen&New York: I.B. Tauris&Co.Ltd.

  6、 Egger, O. Vernon,A Histroy of Muslim World to 1405: the Making of a Civilization,2004,New Jersey: Upper Saddle River.

  7、 Gibb, A. R. Hamilton,Arab-Byzantine Relations Under the Ummyyad Caliphate, 1958, Dumbarton Oaks Papers, Vol.12.

  8、 Huo jianying,Pieces of the Past: Yuan Dynasty Zaju,China Today,2003年2月。

  9、 Kelly, L. A.,Foreign Domination and Cultural Absorption: A Comparison of Egypt’s African Pharaohs (Dynasty 25) and China’s Mongol Overlords (Yuan Dynasty), 1993, Loyola University of Chicago,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Ancient World History in China,Tianjin:Naikai university.

  10、Saunders, J. J.,A History of Medieval Islam,1978,London & Henley & boston:Routledge and Kegan Paul.

  11、Schurmann, F. H.,Mongolian Tributary Practices of the 13th Century,1956,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Vol.19,No.3/4.

  12、Tabari, translated and annotated by Michael Fishbein, The History of al-Tabari:The Victory of Islam, 1997,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二、中文

  (一)译著

  1、 (巴基斯坦)加米尔?艾哈迈德,敏文杰译:《全人类的先知——穆罕默德》,《中国穆斯林》,2004年,第3期。

  2、 (埃及)艾哈迈德?艾敏,纳忠译:《阿拉伯伊斯兰教文化史》,1982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3、 (英)巴德利,吴持哲、吴有刚译,胡钟达校:《俄国 蒙古 中国》,1981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4、 耿升、何高济译:《柏朗嘉宾蒙古行记?鲁不鲁克东行记》,2002年,北京:中华书局。

  5、 (意大利)马可?波罗、鲁思梯谦(Rusticiano),陈开俊、戴树英、刘贞琼、林键译:《马可波罗游记》,1981年,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

  6、 (德国)卡尔?布罗克尔曼, 乔尔?卡迈克尔、莫希?珀尔曼英译,孙硕人、诸长福、贾鼎治、吴厚恭汉译,董乐山校:《伊斯兰教各民族与国家史》,1985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7、 (英)丹皮尔,李珩译:《科学史及其哲学和宗教的关系》,2001年,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8、 (英)道森, 吕浦译,周良霄注:《出使蒙古记》, 1983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9、 (瑞典)多桑,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2004年,北京:中华书局。

  10、(英)凯伦?法林顿,秦学信、杨春丽译:《宗教的历史》,2003年,第2版,太原:希望出版社。

  11、(美)西?内?费希尔,姚梓民译:《中东史》,1997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12、(德)傅海波、(英)崔瑞德,史卫民 等译:《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1998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3、(苏)格列科夫、雅库博夫斯基,余大钧译,张沪华校:《金帐汗国兴衰史》, 1985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14、(法)勒内?格鲁塞,蓝琪译,项英杰校:《草原帝国》,1998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15、(美)弗兰克?J?古德诺,蔡向阳、李茂增译:《解析中国》,2005年,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16、马坚译:《古兰经》,1981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7、(埃及)穆罕默德?侯赛因???ǘ?,王永方、赵桂云译:《穆罕默德生平》,1986年,北京:新华出版社。

  18、(波斯)拉施特,余大钧、周建奇译:《史集》(第1卷), 1986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19、(英)伯纳?路易,马肇春、马贤译:《历史上的阿拉伯人》,1979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巴基斯坦)赛义德?菲亚德?马茂德,吴云贵、金宜久、戴康生、安保枝译,吴云贵校:《伊斯兰教简史》,1981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1、(英)H?G?韦尔斯,曼叶平、李敏译:《世界史纲?生物和人类的简明史》,2004年,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

  22、佚名,鲍思陶校:《元朝秘史?卷12》,2005年,济南:齐鲁书社。

  23、佚名,谢再善译:《蒙古秘史》,1951年,北京:开明书店。

  24、(美)希提,马坚译:《阿拉伯通史》,1979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25、(埃及)萨阿德?扎格卢勒:《阿拉伯马格里布史》,1975年,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6、(伊朗)志费尼,何高济译,翁独健校:《世界征服者史》,1980年,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二)中文著作

  1、 蔡伟良:《灿烂的阿拔斯文化》,1997年,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 (明朝)陈邦瞻:《元朝纪事本末》,1979年,北京:中华书局。

  3、 陈高华:《元史研究新论》,2005年,上海: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4、 陈志强:《拜占廷研究》,2001年,北京:人民出版社。

  5、 富育光:《萨满教与神话》,1990年,沈阳:辽宁大学出版社。

  6、 郭应德:《阿拉伯中古史简编》,1987年,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7、 郭应德:《阿拉伯通史》,1991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8、 胡燕欣 :《画说世界战争史》,2003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9、 黄时鉴:《元朝史话》,1985年,北京:北京出版社。

  10、黄时鉴注:《通制条格??》,1986年,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11、金宜久:《伊斯兰教史》,1990年,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2、(元朝)孔齐,庄敏、顾新校:《至正直记?》,1987年,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3、蓝琪:《称雄中亚的古代游牧民族》,2004年,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

  14、李荣建:《阿拉伯文化与西欧文艺复兴》,2005年,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

  15、刘近胜:《元史论丛》,2004年,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16、蒙思明:《元代社会阶级制度》,1980年,北京:中华书局。

  17、默父:《阿拉伯帝国》,2001,西安:三秦出版社。

  18、纳忠:《阿拉伯通史》,1997年,北京:商务印书馆。

  19、彭树智:《阿拉伯国家史》,2002年,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史卫民:《都市中的游牧民》,1996年,长沙:湖南出版社。

  21、(明朝)宋濂:《元史》,1979年,北京:中华书局。

  22、(春秋)孙武:《孙子兵法》,1998年,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3、(元朝)陶宗仪:《辍耕录》,1959年,北京:中华书局 。

  24、张维华:《中国古代对外关系史》,1993年,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5、周良霄、顾菊英:《元史》,2003年,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6、朱绍侯:《中国古代史?下册》,1990年,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27、杨志玖:《元史三论》,1985年,北京:人民出版社。

  28、么书仪:《元代文人心态》,2001年,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29、(明朝)叶子奇:《草木子?卷四下》,1959年,北京:中华书局。

  (三)中文论文

  1、 毕奥南:《蒙古汗国与元朝关系的考察》,《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4年12月,第14卷,第4期。

  2、 陈德成:《论伊斯兰教的生命力及其形成原因》,《西亚非洲(双月刊)》,1997年,第6期。

  3、 陈立?。骸吨了痴蚪?所载镇江帝师寺——有关元代帝师寺与蒙古字学的一点佐证》,《中国藏学》,2004年,第1期(总第65期)。

  4、 程群:《阿拉伯帝国军事思想》,《军事历史研究》,2003年,第3期。

  5、 丁明仁:《古兰经语言特点初探》,《阿拉伯世界》,1994年,第4期。

  6、 丁瑞忠:《阿拉伯帝国翻译运动的成因》,《烟台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6月,第19卷,第2期。

  7、 哈全安:《伊斯兰圣战思想探源》,《亚非论坛》(双月刊),2001年,第3期。

  8、 贾晞儒:《蒙古文字与蒙古历史》,《西北民族研究》,2003年 ,第2期(总第37期)。

  9、 李学:《北元、蒙古、明代蒙古——兼与鲍音先生商榷》,《内蒙古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年,第3期。

  10、齐学民:《萨满教对蒙古帝国社会政治的影响》,《前沿》,2005年,第2期。

  11、王俊荣:《一个伟大而有永恒魅力的巨人》,《世界宗教文化》,1999年,第1期。

  12、王三义:《阿拉伯文明与拜占廷文明的碰撞与融合》,《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6月,第14卷,第2期。

  13、魏良弢:《阿拉伯进入中亚与中亚伊斯兰化开始》,《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版),2005年5月,第33卷,第3期。

  14、徐黎丽:《蒙古帝国和元朝与金帐汗国的政治关系》,《西域研究》,2002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