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彩码 > 杂文精选

哀大于心死的原因

日期:2017-02-13 来源:大学生网

chapter1。入京拜师

此间正是六月时节,烈日炎炎,旷野无风,就连林中鸟鸣声也变得稀薄。这一刻,洛阳城外的官道上,却有一人一骑,疾驰而来,带着一路烟尘,追寻着毕生心愿。

我是曹操,沛国人氏,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效仿霍骠骑,卫我大汉边疆,可是我也知道,由于头上那顶“阉党之后”的帽子,或许我此生只能碌碌无为而过。

眼前便是帝都洛阳,恢宏大气,巍峨庄严,一股俯视天下的霸气迎面而来,令我不禁叹息:洛阳城不愧是汉家帝都啊!翻身下马,我很好的掩饰了来自沛国的张扬与轻狂,因为我知道,在沛国,我或许可以无视一切,但这里是洛阳,豪门大族比比皆是,小小曹家虽然有点地位,却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走进洛阳才发现,洛阳的霸气似乎只是向外来人员示威而已,城内却是一片繁华盛景,川流不息的人群,处处可见的叫卖声,青衫纸扇的士子,满楼红袖的烟柳之地。

在家仆的带领下,我来到了曹家在洛阳的府邸,父亲曾担任过大汉三公之太尉,所以曹家在洛阳的府邸还是很大的。亭台楼阁,水榭假山,有弱柳扶风,花香满园,熟悉着周围的环境,向家中长者一一问安,我算是初步融入到帝都洛阳这座神奇的城市。

当然,我从不敢忘却此次来到洛阳的目的。那就是在名扬天下“蔡大家”蔡邕的门下致学,这是一个以德为本的时代,背负着阉党之后的恶名,我必须做些什么,才能被天下士人接纳。而想要捍卫边疆,仅仅凭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实现的,我需要贤人与勇士相助,可这需要美名。

沐浴更衣,净身熏香,铜镜前的少年有些稚嫩,却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自有家仆备好礼品,怀着一颗崇敬谦逊的心,我扣响了蔡师的家门?;蛐硎巧砦辶髋?,蔡师对我的到来并不是十分欢迎,毕竟我曹操是阉党之后嘛!呵呵,这是身处时代和身份的悲哀。恭敬的行礼,说明来意后,蔡师放下手中竹简,凝视着我许久,我没有退却,顽强的对视着,在蔡师身上,我感受到一种被高山压迫的不适,蔡师身上流露出一股浩然正气,凛然而不可近。

“可曾致学?”蔡师收回气势,淡淡的问道。“学生曾读过《左传》,《六韬》,只是未得名师,其意未明。”我知道这便是考核了,虽然蔡师并不想收徒,可沛国曹家的底蕴却不容忽视,所以我才有机会。“《左传》,《六韬》?看来你志向不小啊!”蔡师言语间让人琢磨不透。

“蔡师勿笑,学生平生之志,便是捍卫大汉边疆,扬我大汉威名于四方。”我一言一句,坚定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我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刻。作为大汉最忠诚的臣子,蔡师必然不会辜负我的志向。“不错,志向远大,有骠骑遗风,你且回去,明日再来。”蔡师很高兴的摸着胡须,神色间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淡。我非常激动,这意味着我拜师成功了,恭敬的行大礼,奉茶,从此,我曹操便是闻名天下的蔡大家之门生了,平生之志终于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一步了。虽然心底兴奋异常,可我还是努力的克制着,喜怒不形于色,这是为人处世的第一条规则。

chapter2。帝都致学

次日,兔走乌飞,长庚星明,行走在薄雾笼罩下的帝都,周围早已有商贩在不停的叫卖着,一袭正经的士子服,有些凌乱的步伐表示着此刻我的心情很激动。

恭敬的扣门,随着管家来到花园,蔡师正随着另一位老者运动,似乎是在模仿飞禽的姿势。我静静的站在一旁,目视着一切,没有丝毫不耐,师者如父也。后来,我才知道那个老者便是杏林圣手华医师,他不止一次救我于危难,只可惜...

就在我等候蔡师的时候,耳边突然出现一个清脆的女声“你便是曹师兄吗?”眼前的女孩儿,只有五六岁左右,冰肌玉肤,唇红齿白,明眸皓腕,灿若星辰的双眼带着丝丝狡黠,却又显得无比可爱,她双手抱着一架与其身形不符的古琴,琴很精致,神秘奥妙的雕纹,我甚至可以感受到琴身的幽香。“小姐可是蔡师之女?此琴可是绕梁?”看着这个如同精灵般的女孩儿,我不由轻声问道。

“原来师兄也知道绕梁啊!这可是父亲的宝贝,老是不肯让我弹奏。”小女孩儿嘟着樱桃小嘴,有些气恼。就在这时,蔡师两人已经做完了锻炼,只听得一阵轻咳“琰儿,还不来见过你华叔父与曹师兄?;褂?,快把绕梁交给为父。”蔡师的家教很严,小女孩儿很有名门风范,一丝不苟的行礼,脸上的狡黠与懊恼都消失不见,只有淡淡的微笑。

时间在学习中过去得很快,蔡师果真不愧是海内大儒,对于经史子集无一不知,无一不精,往日我在学习中的疑惑问题渐渐的解清。当然,蔡师也是严格的,君子六艺,骑射,击剑这是我感兴趣可是蔡府并没有学习条件,我只好晚上抽时间在郊外练习,有时候太过投入,忽视了时间,然后白天不慎在蔡师讲学时眯眼了一会儿,结果就是被罚抄【孟子】五遍?;购糜行∈γ谜飧鲂【?,在我被蔡师惩罚而忽略饭食时,她总是提着食物偷偷的看望我。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在帝都不断的完善自己,充实自己,对于蔡师的严格,我没有丝毫不耐,师者如父,一切的错责都在于我自己,而蔡师,只是希望我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小师妹的琴弹得非常好,每次在我学习疲倦后,能听到小师妹的琴曲,都会感觉很轻松,舒适。

美好的时光,总是在阴差阳错中断裂,在帝都学习的日子是最幸福的岁月。我希望这种幸福能一直存在,可我也知道,这不可能。在蔡师门下,修习了三年,这意味着我在帝都也生活了三年。三年前,我怀着梦想来到这座城市,三年后,我终于要踏出追寻梦想的第二步。因为【黄巾之乱】开始了,告别了依依不舍的琰儿,蔡师为我取了表字【孟德】,看来,蔡师是担心我光顾着武功却忘了文治,而琰儿也是因为小师妹对于“小师妹”这个称呼十分高兴,而强令我改口的。而我也觉得琰儿比较亲切。

好了,旌旗烈烈,车架彭彭,收回思绪,我策马扬鞭,目标,天下。

chapter3。血染山河壮

相比于帝都洛阳的繁华,被黄巾之乱所祸害的颍川则是一片荒凉,却不是还有几处名门豪宅,世家之地,颍川真可谓人烟寂寥。在蔡师的推荐下,靠着家族的活动,上下打点,我成功的加入到汉室三大名将皇浦嵩将军的麾下。

军营的生活是单调乏味的,士兵们往往只是为了那一口活命饭,或许远在帝都的豪族们永远不会明白底层百姓的苦难。在剿灭一波波所谓的黄巾叛贼后,我不禁深思,为何那么衣衫褴褛的难民要选择叛乱?难道他们认为以血肉之躯能够抵挡汉室王师的锋利兵戈?我不懂,而正在寻求答案。

战争是残忍的,战场只有活人与尸体的区别,我喜欢策马厮杀的感觉,却又厌恶屠杀俘虏的行为。身边的号角声不断响起,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而我,幸好有曹家的死士?;?,不然,或许我也早是那万千尸体中的一份子了。剑已钝,人已乏,心已硬,在战争与铁血的氛围下,我迅速成长起来,带着我的士兵,驰骋疆场。

在皇浦嵩将军的麾下,我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许多,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无法忍受,那就是杀俘。整整数万缴械的俘虏,由于那一声军令,惨死坑下,一具具断头的尸体,流不尽的鲜血染红了整个颍川,那一日,风云变色,鬼哭神嚎,犀利的北风吹过,好似那阴间的勾魂鬼使,令人毛骨悚然。

军令难为,我终是带着我的士兵参与了一场罪恶的屠杀,这是不义的战争,我不知道如何开解自己,我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皇浦将军。事后,我独自一人拎着一壶酒,来到那个埋葬着数万尸体的角落,空气中飘散着浓浓的血腥味,我没有不适,只是感叹着,毕竟,在我看来,这些敌我双方的战士都应该驰骋在塞外那片土地,捍卫我大汉边疆。

“怎么?孟德,看来你对老夫的做法有些不认同啊!”中气十足的嗓音,让我知晓来人是谁,正是皇浦将军,我起身施礼。却没有说话。倒是皇浦将军这时说话了。“孟德啊!你很有天赋,也有大志,可你却少了一样东西,你知道吗?”皇浦将军凝视着我,缓缓说道。

我有些迷茫,摇摇头,表示不知。“唉,孟德,你看到了我下令杀俘,可你曾看到那些被黄巾之乱祸害过的城镇与乡村?你可知道我军军力并不足以收降那数万黄巾。如若在我军作战时,那数万俘虏突然反抗叛变,我军当如何,是不是会全军覆没?”皇浦将军的话惊醒了我,是啊!我只看到了杀俘,却没有想到这背后的种种。唉,我有些落寞。

“孟德,我很看好你,你出身沛国曹家,师从蔡大家,又在此战中大露头脚,这汉室江山,以后必定还要你们这些年轻人捍卫,好好想想吧!你到底缺少了什么?”将军临走时的话语在我心中激起层层涟漪,令我不断深思。

夕阳的余晖洒在身上,我还在思考,直至夜月降临,晚风吹过,搅动了衣物,却是无法惊扰那颗安静的心。

chapter4。国之将倾

如果说此前爆发的黄巾之乱只是动摇了大汉的根基,那如今董卓带着他麾下数十万并凉铁骑,把持朝政,自封太师,则是釜底抽薪,将汉室威严践踏得一无是处。

作为被董贼下令通缉的要犯,我曹操正悠闲的待在沛国老家,喝喝茶,读读书。我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些日子在外奔波所学到的知识,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此刻我总算明白了皇浦将军所说我缺少的是什么了?我缺少的是布局天下的大局意识,什么是大局意识呢?简单的说,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一切以大局为重。

可惜的是,虽然已经领悟,可是我现在却做不到。此刻乱像已现,或许我应该待在沛国,收卒练兵,养精蓄锐,趁乱取利。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带着麾下几千人便跑到陈留,发矫诏,号令天下,征讨国贼。只是,每当我在沛国读书时,总会想起那个身陷洛阳的小女孩儿,那时候的事情,为什么就能那么简单,红袖添香,听琴声,品香茗,只是这些很难再回去了,有些东西,一旦失去,或许就是一辈子。

由于刺杀董卓的事情败露,我在蔡师和家族的帮助下,终于是逃离了洛阳,可这并不代表董卓无法对付我,而令蔡师出仕则是对我最大的惩罚,我无法忍受恩师被国贼胁迫而出仕,被天下人误会。我必须做些什么,所以,我来到了陈留。洛阳城就在不远处,站在陈留的城墙上,我似乎可以看到帝都洛阳里,那个捧着绕梁,弹奏着凤求凰的小女孩儿,我的琰儿啊!

还记得那年的时光,她喜欢弹琴,每有空闲,她总会沐浴焚香,以一颗朝圣的心,弹奏着天籁之音。高山流水,百鸟朝凤,一曲曲经典通过她那纤细的,如同葱白的指尖缓缓流出,而她最喜欢的那首凤求凰,却是只弹给我一个人听。

有些感情,无关风月,只是彼此心灵静静的依靠着。所谓红颜,所谓知己,便是那一个最懂你,却无法在一起的人。红颜知己便是那各自行走在彼此轨道的平行线,永世相随,永世远离。

血腥的疆场是乱世男儿的归宿,而我曹操,是一个立誓捍卫大汉边疆的男人。此刻,正值大厦将倾,我倾尽所有,只为征讨国贼,挽救那些身陷苦难的人们,我认为自己是正义的。

攻下雄关虎牢,破汜水,我带着麾下将士,一路疾驰而来,只为勤王,只为与她相见。洛阳城旁的老树根,依旧熟悉,可是洛阳城内,却是大火遮天,老人无力的呼唤,孩童恐惧的呐喊,乱兵肆无忌惮的做恶,百姓拖家带口的流离,眼前的一幕幕画面,让我知道,乱世真的来了,而我还能实现当初的愿望吗?还能为大汉卫守边疆吗?我又迷茫了。

更令我心乱的消息传来了,蔡师和琰儿被董军胁迫流离,随着乱民,一直往北,却不知所踪。我拒绝了麾下谋士的建议,留守洛阳,以求全功。带着堂弟曹洪及数千兵马,我向着远方那不知何处的目的地飞驰。琰儿,蔡师,你们一定要等着我啊!孟德一定会救出你们的,一定会。

策马疾驰,我心急如燎,每当想到琰儿在乱民中流离的样子,我都会不由的心痛,她是一个如同精灵般的人儿,不应该被这乱世所惊扰,那一刻,我对董卓的恨,倾黄河之水难尽。

最后,我还是失败了,在追击时,我犯了一个简单而致命的错误,那就是穷寇莫追,被董军将领徐荣所埋伏,麾下士兵损失惨重,甚至如果不是堂弟曹洪舍身救助,或许天下便没有曹孟德这号人物了。没有救到蔡师和琰儿,我心如死灰,我终是辜负与她。眼睁睁的看着伊人远去,却无法挽留,这是莫大的悲哀。

堂弟在最后关头的一句话警醒了我:天下可无我曹洪,却不可无你曹孟德。瞬间,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这是家族,师长,友人知己的期望,这是我曹操必须担负起来的责任,家族还需要我去振兴,蔡师琰儿还需要我去救助,大汉江山还需要我去捍卫。大丈夫,岂可无志,我狼狈的逃窜着。

chapter5。终是负了天下负了她

在琰儿远处的日子里,我呕心沥血的奋斗着,访贤人,邀猛将,发展治地,抢地盘,为了壮大,我不择手段。因为我知道在那塞外草原,有一个失去父亲的苦命女子正等待其兄长的到来。依然记得曾经,我对琰儿有着这样一个约定:琰儿,待你孟德师兄征服草原后,一定带你去那辽阔的塞外,看看我大汉边疆的风情。

只轻叹约定依旧,而人已空瘦。放下满腔的抑郁,走出房间,我又是那个策马扬鞭,意气风发的曹孟德,我的软弱,注定只为一个人绽放。

岁月如梭,时光似流水般远去,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而我却要在此刻兴刀兵,起杀伐,争霸的道路,只能进,退就是身死族灭。这些年来,我直接或间接的毁灭了数十个世家大族,征服了一郡又一州的地盘。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地位越来越高,却越来越远离当年的目标。

于是,在官渡大战后,经过休养生息,我拒绝了所有谋士欲起兵南下,一统天下的布局。而是拍案决定,起兵北征?;蛐硭腥硕疾焕斫馕?,为何放下中原的大好河山,却要扬鞭塞外。

独自坐在书房,看着铜镜里那个,依稀鬓白的迟暮之人,我不由感叹流年易逝,岁月无情,曾经在洛阳,在颍川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已是老矣。而那个曾经为我演奏琴曲的小女孩儿,如今是否安好,琰儿,你孟德师兄一定会去找你的,等着我。就在我满怀伤感时,一双柔胰在我肩头轻轻按摩着,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来人是谁。“玉儿,还是你懂我啊!”我轻轻的感叹着。

车架彭彭,旌旗烈烈,洛阳城外的大军整装待发,而我也是一身戎装,在天子面前,我率领大军,誓师出征,目标塞外,城门边,隐约可见我的家人们。一如当年的场景,蔡师与琰儿目送着我离开,如今,蔡师已去,琰儿身陷塞外,为了捍卫大汉边疆,为了救出琰儿,我又一次领兵出征,只愿一切安好。

携带着大汉天威,大军驰骋草原,血染塞外,而我,也与阔别多年的琰儿再见了。岁月的洗礼使得琰儿身上的书卷才气多了一分成熟风范,见到琰儿时,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来了?而我却只有回答:我来了。然后感觉有些不妥,迅速补充道:和我回家吧!“嗯!”淡淡的语气,淡淡的表情,琰儿仿佛在述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我知道,这是多年来,哀大于心死的原因。

红颜离京,皓首而归,而我终是负了天下负了她。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