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彩码 > 杂文精选

能养活自己算是不错

日期:2017-02-17 来源:大学生网

我是一个没有什么故事的人,但我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而这些故事大多都是些陈年往事。第一个故事就讲讲舅舅吧。

舅舅是80后,初中升高中时,没能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若如是考上了,家里砸锅卖铁也是要让他去读的,但舅舅没考上,他面临着人,他不能再去读书。

但舅舅是一个心比天高的人,不愿意困在家乡的小城,于是他瞒着父母跟亲戚朋友借了点钱,一个人踏上了去新疆的列车,那是90年代末,舅舅17岁。一个人就那样出去了,父母在家千般万般的担忧。似是不创出个名堂绝不回来,舅舅一去就是6年,期间没有回过家一趟,起初一两年,没有半点音信,后来才渐渐的给家里来信,像是一个疏于来往的人的问候,信的内容也不提他的近况,只是报个平安。

后来舅舅也有往家里寄钱,大家都以为舅舅应该在外面过的还不错。

06年舅舅从新疆回来,六年未见的舅舅再不是当初的样子。他从新疆带回了很多在小城没见过的东西,大家都很高兴,叔公他们最为高兴,几年不见的儿子终于回来了。

舅舅回来之后没有过多诉说在外的生活,半个月之后舅舅还是说出了他回来的目的。他在新疆认识了一个女生,后来成了他的女朋友。女孩是古城西安的人,老家属于西安的城郊,她是想和舅舅结婚的,但她的父母告诉舅舅,可以结婚,但让舅舅回家拿20万去西安修房。06年的20万,绝不是个小数目,叔公拿不出那20万,也不想让舅舅再去新疆,但舅舅又启是那么容易低头的了。于是一场争吵开始了,婶婆被气的哭,可舅舅仍是要回新疆去,哪怕没有20万。

舅舅是很喜欢那个女孩的,舅舅在家那段时间床边一直放着那女孩的照片,女孩送给舅舅的长笛也一直被舅舅珍藏,舅舅也只能再看看女孩的照片了。他没能再去新疆,即使他愿意抛下一切去新疆,但并不是舅舅愿意抛弃一切就能抛弃的。

舅舅在家里与叔公婶婆吵得很厉害,谁却都不听,铁了心要回新疆与那个女孩在一起。舅舅还是再一次的准备离开小城,他坐上了去火车站的客车,他走的很决然,但依旧没能去到他心心念念的新疆。当舅舅不顾一切的离开时,他不知道婶婆已经买好了毒药,只要他敢走,她就去死。

婶婆送医及时,被抢救了过来,舅舅也没去成新疆,最终也跟那个女孩分了手。面对婶婆的自杀,舅舅终究还是低了头。很多事,不是不管不顾,就能轻轻松松的撇下不理,至少舅舅是做不到。

婶婆没死,舅舅也没走。

但是原本就多年未见而有些疏于亲情的舅舅与叔公他们的关系变的越来越不好,舅舅不太愿意与他们谈话,他们也不知该和舅舅谈些什么。对于他们而言,只要舅舅留在家,留在他们身边,就足够了。

日子就这么不温不火的过着,舅舅留在小城,找了一份工作。对于叔公婶婆他们,他更多的是选择沉默,他似乎也就接受了留在小城,留在家的生活。舅舅只是默默的把放在床边的照片收了起来放在柜子里。

回家后的第二年,就有人给舅舅介绍了对象,女孩就用c来代表吧。舅舅对c谈不上多喜欢,但也不讨厌。C没有舅舅以前女友漂亮,但c是一个很好的人,对舅舅很好,对叔公婶婆也好,对我也是很好。C比舅舅小几岁,她很喜欢舅舅,家里人不太愿意让她跟舅舅在一起,她却偏偏要。

舅舅跟c在一起之后,整个人也要显得精神很多,没有以前那么阴郁。C那时20出头,很有活力,是个不爱与人计较的人,也爱笑。但叔公与婶婆仍是不喜欢这个小姑娘,他们有时候也对c冷嘲热讽,c就装作听不懂得样子。舅舅也看不惯,但他还是选择了沉默。

后来舅舅便以工作为由,在外租了房子和c一起住。

其实两边的家长是都不愿意结这门亲事的,叔公婶婆觉得c没脑子,老家离的又远,家里条件也不好。而c的父母觉得舅舅年龄太大了,怕c吃亏,再加上舅舅家境也不是太好,工资也不那么高,c的父母也是不太愿意的。

C和舅舅谈恋爱谈了四年,他们也会吵架,吵架过后多是c低头服软,c是很喜欢舅舅的,非常的喜欢。舅舅觉得c虽然显得有些不知世故,但为人也不世故,也是可以一起过日子的人。

在c和舅舅一起的四年中,他们有谈过结婚的事,但每每谈起都是不是很认真,只是随口提起两句。直到后来c怀孕了,他们才认认真真的谈起结婚的事??墒枪馑翘赣钟惺裁从昧?,结婚不是两个人的事。两家人谈不好,为着结婚的事,吵了不少架。

最终c还是成为我的舅妈,她和舅舅结了婚,尽管双方的父母并不那么高兴。

舅妈怀着孩子时,正遇上打造新城区,她老家被列入规划,准备拆迁,政府按照人口补偿拆迁款,舅舅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以后新城区是大有所发展的,舅舅把户口转了过去,这一决定,为舅舅日后的发展带来了机会。

舅舅转户口的事,叔公婶婆是非常不愿意的,他们把这个儿子一直当个宝,想着把以后的一切东西都留给他,也怕舅舅出去了就再难回来。舅舅这次没有再选择沉默,他说明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且明确表示不想自己的未来就这样,也向他们保证,会经?;乩纯此堑?。

舅舅的户口还是转过去了,他辞掉了了原来的工作,用他这几年的积蓄做起了生意,第一年时就尝到了不少甜头。后来生意越做越好,自己买了地皮修了栋房子,自己住也出租。他的生活是越过越好,舅舅生意忙,但时不时的还是会回来看叔公婶婆。

那几年舅舅为了挣钱,过年也依旧在做着生意,忙的不行,但确实收获颇丰。生活或许就这样一直下去,也是不错的。

2012年叔公患上了肺癌,医生说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舅舅放下了手中的生意回来照顾叔公,两人沉默的时间还是比说话时多,但彼此都退让了很多。一年多以后,叔公还是去世了,癌症使瘦的只剩一层皮,他最后的那段日子过的异常艰辛。

舅舅安葬了叔公,他带着他的儿子去送别叔公最后一程。那天,山间的寒风很刺骨,不知是否会不会有人心中也倍感寒冷。

叔公的坟墓在老家的山上,面朝着山下的公路,如果有人回来,他一定能知道。

叔公去世后,舅舅有了不少改变。更加愿意为生活而生活,不在那么的执着于钱这件事上,节假日他会停下手中的生意,陪陪家人,带着家人出去旅游。

亲戚聚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笑谈当年的一些事,当谈到舅舅党年死活要去新疆找那个女孩时,有人调侃舅舅,舅舅也只是尴尬得一笑,并不说什么。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已是些陈年往事了。

有一次我问舅舅,当年去新疆是做什么工作的。他说在酒店当服务员。那个年纪去往一个陌生的地方,能养活自己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大多数人背井离乡,想的是将来荣归故里,但在外艰辛的生活个人方知其中之滋味。不求荣归,但求平安无恙。

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自行爬上来。-----《追风筝的人》

    相关内容